您的位置:首页 > 房产频道 > 正文

有多少“淫棍”,可算“太多”?

  这一周,有两件案子上了法庭,吸人眼球。其一,北大校方和梦桃园餐厅状告邹恒甫;其二,方舟子状告崔永元。(内容见05版)方舟子,历史地看,就是个三天不挑事儿就难受的讼棍,暂且按下不表。先说说北大教授里有多少淫棍,可算太多罢。

  弄清这个问题,有必要先厘清一下北大有多少教授。“度娘”到一个资料,说北大正教授五千。看到这数字,让学历不高的笔者着实吓了一跳。在下揣测,北大校方状告邹恒甫的底气大概由此而来。北大校方会凭“常理”推论:我堂堂北大五千正教授,没有两千五以上堕落成了淫棍,你邹恒甫凭什么说北大教授淫棍太多?多,就应该在数量上超过半数滴。如果法官按此推理断案,邹恒甫不输掉裤衩就没有天理了。

  但是且慢,就此案而言,如果仅仅按照数学上“简单多数”理论来判断谁在理,谁输官司,便难以服众。

  仅说三点。

  其一,多寡自有公论。北大,中国教书育人的金字塔最顶层,百多年来无数哲人先贤汇聚于斯,被求大学问者魂牵梦萦,奉为圣殿,便应当以近乎苛刻的标准做一衡量。可惜的是,这些年伴随着整体社会环境的恶化,北大也不能独善其身,学术腐败不时发生的同时,总有男教师引诱女学生的折子戏演出。未名湖畔,斯文早已扫地矣。北大教授若有五人以上有此勾当,就可以说“北大教授淫棍太多”。五人,虽仅占五千的百分之一,但对北大整体形象的破坏力远不是一个“多”或“少”字可化解的。去年重庆曝出个赵红霞,仅由此女便牵出雷政富等一干淫贼,人们有理由说,重庆的厅处级干部中淫棍太多。后来如衣俊卿、如秦国刚、如王文、如闫石,不断献演“艳照门”“开房门”,人们更有理由说,现在的宣教文卫领导中淫棍太多。

  其二,清誉系于自身。梦桃源是何等场所,笔者无缘造访,不敢妄论。但让笔者起疑的是,为何邹恒甫一文发出,67名女服务员轰然而散,只剩2人?如果她们真是一门贞女,邹的微博真是泼了她们一脸污水,最应该联名起诉邹的应该是她们,而不是一走了之。辞职?被辞职?疏散?潜伏?……?被人说中痛处却无法反驳,往往选择逃避,是一种正常的反应。偏偏等到人没了,再来“被代表”打名誉权的官司,诡异之极了。还有,高级会所进驻国家级高校,朗朗书声之地,勾栏酒肆相伴,岂非“和尚寺庙开了妓院”?也难怪让人发出“白天是教授,晚上是禽兽”的议论了。

  其三,火大莫若豁达。其实,北大出淫棍,还是颇有历史的。遥想当年,风云大咖陈独秀不也是因为嫖娼打架被北大除名的嘛!不为尊者讳,不与谏者辩,应该是百年北大的最佳选项。北大校方是否具有维护民事名誉权的适格主体资格暂且不论,法庭如何深入调查公正判决暂且不管,当务之急,北大校方还是应该多来“照镜子,正衣冠,洗洗澡,治治病”为宜。

  最没想到的是,百年北大和一条微博如此较劲。最不希望看到的是,北大校方没能通过状告邹恒甫洗清“淫棍太多”的恶名,却落下笑柄,再屡败屡告,最后成了一个讼棍。说到讼棍,又想起方舟子,篇幅有限,就此打住,过几天再说他。

  • 新手妈咪必看:早产宝宝的护理秘籍 新手妈咪必看:早产宝宝的护理秘籍
      近年来,由于环境污染、食品安全、工作压力等原因,早产儿的发生率呈增长趋势。早产儿由于各器官发育尚不成熟,生活能力较弱...
  • 深入检查 绝不放过一辆隐患车 深入检查 绝不放过一辆隐患车
      16日,通榆县春运工作全面启动,当天,多家单位联合开展了检查和宣传活动  □本报讯 高宏伟 孙长标 报道  1月16日,...
  • 民警伸援手 助孤寡老人“脱黑” 民警伸援手 助孤寡老人“脱黑”
      □本报讯 赵彦东 报道  2013年12月25日,四平市铁东区石岭镇塔山颐养院领导来到铁东公安分局石岭派出所,将一面写着热情...
  • 谁动了我的奶羊? 谁动了我的奶羊?
      1月9日,蛟河市公安局新站镇派出所通过对5000多辆机动车进行排查,锁定嫌疑车辆和人员,将犯罪嫌疑人常某、刘某抓捕归案,使...
  • “职业偷”又落网了 “职业偷”又落网了
      从21岁开始盗窃被判刑,到今年1月份被抓,四进班房,有期徒刑累计15年3个月……已经38岁的职业偷张某几乎天天在监狱中度过,...